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
第一章

古朴的僧斋小院,栅栏微微的圈着,身旁一个十三四的女子坐在小树下的石头上摆弄着手上的向日葵,一棵棵的葵子从大盘上脱离下来,偶尔抬头看一眼一旁躺在睡椅上的姑娘,心里便敞亮的高兴。

此时躺在躺椅上半迷糊半清醒的沈佳媱伸了个懒腰,伸手将右手边的向日葵盘往上拖了拖,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从向日葵盘里轻轻一捏,剥离下一个葵子,扔进嘴里,慢悠悠的嗑。

抬起头看了一眼外面的日头,懒洋洋的声音从嘴里发出来,“巧绣,该坐禅了吧?”

巧绣抬头也瞄了一眼外面的日头,估算了一下,“恩,差不多了姑娘”。

“恩”,沈佳媱应了一声,整个人懒散的从躺椅上起来,“走吧,巧绣,来了多日了,我们也没有好好的参拜一下礼礼佛,实在是不应该呀”。

巧绣放下手上的葵子,有些犹豫的问道,“姑娘,咱真要去吗?姑娘不怕小高僧恼吗?”

听了巧绣的话,沈佳媱不怒反笑,“我去礼佛,自是好事,为何高僧会恼,僧者解惑传道也,我有烦恼自然是要念给佛主知道的”。

“姑娘一觉醒来,说话都说的有模有样了”,巧绣听着自家姑娘说的话,文绉绉的,似能听懂似听不懂,心里却是高兴的,古云约: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她家姑娘就是如此,心里便突然欢喜起来。

沈佳媱起身,活动了一下筋骨,眼睛瞄了一眼巧绣剥好的小半碗的葵子,嘴角微微挂起,弯了腰,一手就抓去了半把,抓是抓到了,可是放在哪,沈佳媱就忧愁了,这古人的衣衫即便是小孩子的,衣服上面也没半个口袋,着实是不方便呀。

看着自家姑娘窘困犯愁的摸样,巧绣从怀里取出一个早前绣好的荷包,浅绿色细布的底面,上面绣的也是翠色的竹子类清秀的图案,一看这布料也不是这寺院该有的,巧绣递给姑娘,嘴里还念叨着,“姑娘现在倒是贪嘴起来了”,语气倒是活泼的,心里念想着,姑娘遭了这么大的罪,如今这样倒是更开朗了一些,肯定是佛祖显灵了。

挂好了吃的,沈佳媱才心满意足的向着禅堂走去,这会子后院的人并不多,今日非初一十五的,来上香的人也不多,自然斋房里的住客也少,走了这一小会,也就看到了几个粗布的小僧在打扫寺院,想来是当值的。这会还是刚入秋的日子,树上的叶子还没有变黄,也只零星的掉几个。

听巧绣说,这南华寺坐于皇城的南边,虽然离皇城稍远,却因着出了几代的高僧,也是远近闻名的寺院,现如今的住持方丈宗法大师也是一代僧门名师,每逢大法会总会有不少的道友远道而来论道谈法,想来也是热闹非凡的。

不过,这南华寺虽有名,可好歹住的都是一群男和尚,将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送过来“疗养”这样的事情,办得就有点膈应了些,想想巧绣给自己讲的那些话,沈佳媱就有些倒胃口,这后宅里的内斗弄得这般的上不了台面,也不怕传出去丢人丢到家了。

对于他们沈家的那些破烂事,沈佳媱一想就脑袋疼,好在现在她眼不见心不烦,只是现在遇着点棘手的事,她还是先找她的恩公大人抱抱恩,抱抱大腿来的实惠的多。

饶了几个圈,也就走到了。走到门口,沈佳媱上前走了几步小碎步,整个人都扒在墙壁后面,只探出了个脑袋往里面伸,眼睛往里面瞄,在一个个光头僧里面找一个有头发的还是比较简单的,只打圈看了一眼,沈佳媱就找到了小高僧。

看着坐在最前排前日救自己的小高僧,沈佳媱的眼睛略微有一点的色眯眯,小高僧一副山雨欲来我不动的岿然大气之色,再加上一副清秀的好皮囊,沈佳媱在心里欢喜的碎碎念,果然救命报答恩情什么的,还能顺手抓着个这般好颜值的,这运气来的也太好了点。

“巧绣,你在这等着我哈”,沈佳媱转过头吩咐了巧绣一句,便迈着小碎步,沿着边往里走,走的小心脏还是扑通扑通的,还好,这一屋子的僧者都是定力足的,倒是只有一两个抬头扫了一眼,要是一个个的都拿眼睛来盯,沈佳媱即便是再厚的脸皮也挂不住呀。

好在这一路走的倒是有惊无险,走到小高僧的旁边,沈佳媱也不敢太动,动作都是小小的,弯了身坐在了小高僧的旁边,很是乖巧的摸样,挑眉瞄了一眼,看旁边的人依旧眼视前方,专心致志的念着经文,好像完全没有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似的。

这样一来,沈佳媱倒是更自在了,她也随了他们盘着腿,一双眼睛溜圆的瞄了禅房里的众人,今日高坐之上方丈并未到,眼瞅着一众的光头僧者有的或闭目有的或目视前方,嘴里都是小声的吟诵着经文,一脸的无欲无求的摸样,看的沈佳媱不禁打了个哈欠,手不自觉的就去摸荷包里的葵子。

她也不敢太张扬,嗑的声音也是小小的,跟小猫一样猫着身子在那有一下没一下的攒动,坐在一旁的小高僧眼睛顺势瞄了一眼,这猫声猫气的小孩就是前日自己救的那个了,嘴角略挑了一下,轻摇了一下头,便不再理会了。

半晌,禅房里坐在最靠前一排的维那僧轻敲了一下身旁的小钟,这一声的小钟,禅房里的僧者们便都坐直了身子,嘴里的诵经声也都停了,理了理衣衫准备着接下来的行香。

可是等了一会,又一会,眼看着这行香的时间也到了,怎么前面一点的动静都没有呢,一双双的眼睛都挨个的往前盯,盯到最前头就发现了问题。

这会坐在最前头的小高僧闭目嘴里依旧小声的吟诵着经文,并没有因为维那的那一声有所停止,而他的肩头上不知何时挂上了一只小小的脑袋,这会张着嘴巴呼吸均匀,再看地上那散落的一小把的葵子皮,众僧便都心领神会了。


Top